椒为

头像by@BB子 水平不稳的文字苦手 拖延症重度患者_:(´□`」 ∠):_

【三日鹤】我在语C圈儿碰到一只三日月#03

※值得纪念的三日月终于登场了
※这章有肉[假的]
※我的排版终于有救了

  三日月觉得自己不太对劲,面对着讲台下的学弟学妹,总觉得少了一个白色的身影。但…明明上过几次这个班的课,人数并没有改变过。他有些困惑的摇了摇头,转身投入到课堂中去。

   鹤丸在梦中又想起了那个时候。

   三日月包容地笑着抱着他,他们在本丸纷飞的花树下,在夜深无人的星空下,抑或大家齐聚的宴会中,或浓烈或隐蔽地拥抱,亲吻。

   他赖在三日月怀中贪恋他的体温和肌肤相贴带来的慰籍。三日月将他拥在怀中,像对待稀世珍宝一般抚摸他的头发。温热的唇落下来,三日月喃喃地说爱他。深蓝的眸子中倒映着月光,温柔至极。他慌乱而茫然,却说不出相同的话来,只能吃吃地笑着更加热切地吻回去与三日月气息交融,然后一如过去的每一次那样,喘息和呻吟交织成一片,身体纠缠,汗水交融。

   鹤丸知道是自己一直太任性。三日月向他表明心意的时候也好,向他诉着衷肠的时候也好,他总是不做表态便顺水推舟的全部接受。他有些无法理解为什么三日月能够对他无所需求的好。

   这是“爱”吗?他想。

   鹤丸觉得自己做不到。

   “那大概是喜欢吧?”这样的关系维持了很久鹤丸才意识到。

   那么这次出征回来之后就与他说吧。

  

   他想起自己疑惑时三日月拂去他肩上的落叶:“因为情感是需要传达的啊。”

   “因为我喜欢鹤,爱着鹤,所以想要把这种感情告诉你。鹤哟,你如此迟钝。如若我不亲口告诉你,你又得何时才能意识到呢?”

  

   难怪是天下五剑之一,即使自己也活了足够长的时间,这些事情也依旧想不明白呢。

 

   而残忍的是,直到三日月因为他要独自御敌的任性而在他眼前化成碎片,鹤丸才意识到,自己对三日月,明明比“喜欢”多上许多。

   鹤丸从未如此痛恨过自己的任性。他任性的接受三日月的爱却不回答,又任性的令三日月葬身战场。最后一刻三日月依旧伸出手掌,像从前无数次那样拂过他的脸颊,然而眼中的弯月却越来越淡。

   直到——“咔——”

   鹤丸从睡梦中惊醒,天光已经大亮了。睡衣下的身体有种高烧后的乏累感。

   他的床边围了一圈人,见他醒来纷纷长出口气。鹤丸静了片刻,冲他们笑起来。

   再怎么骗自己,也想把多年的遗憾填补上啊。

   但是鹤丸打定主意还是继续躲着三日月好了,实在是没脸见他,尤其是人老珠黄时再一次回顾自己年轻时的渣以后(x。

   几周后的周末,四花蹲在地上打扑克。烛台切和大俱利来串门时被一屋子白条脸吓了一跳。

   “你们这是…万圣节到了?集体变装?”烛台切看着鹤丸赤脚蹲在地上觉得有点头疼。

   “什么啊,我手里还有两张牌!耶!哈哈哈!”脸上贴着最多白条的鹤丸把手里的牌甩出去乐的手舞足蹈。他本来就白,白条挂在脸上,又穿着白睡衣,现在整个人几乎都没有白色以外的颜色了。

   “我们在打赌,输的人下午要陪乱去逛街!”

   …如果乱知道了一定让你们没好日子过。

   一期抱歉地笑了笑:“因为今天下午实在有事,所以…”

   所以只有坑室友了(x。

   江雪神色淡然地将手中所有的牌覆在鹤丸刚扔出去的一把牌上。

   莺丸神色淡然地将手中所有的牌覆在鹤丸刚扔出去的一把牌上。

   鹤丸顾不上招呼烛台切和大俱利了,死盯着一期。

   “啊,我也还有两张牌呢,但是按照上局赢家我先抽哦——”随即一期从鹤丸的两张牌中抽出一张,随即温柔地将手中的牌都扔进了牌池。

   ……什么啊搞半天你们竟然玩了一上午抽对子么。

   大俱利利落地拉着烛台切转身走了。

 

   这厢四花还在兴高采烈地清算白条。

   “江雪5张,一期7张,我11张,鹤丸…12张哈哈哈,那么,就由鹤丸来吧,辛苦你了哦——”

   接着,鹤丸目瞪口呆地看着三人迅速收拾完残局并且递过来一个装着小零食和出门备用物品的背包递到他面前。

   …怎么看都像预谋已久啊。

   “所以说,你们是早都算好的么!???”

   “不是啊,”一期解决了乱的安全问题十分开心:“只是知道鹤丸殿的牌运一向不好而已。并且,多出门走走对身心都有好处哦。”

   乱和今剑分在一班,非常神奇的成为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在可爱的女(♂)孩子的认知中,逛街当然要和好朋友一起。于是下午门铃声响起的时候,乱放下发卡扑过去开门

   “呜哇今剑酱你——咿咿咿咿咿咿咿!???!?”

   门外正站着今剑。

   和帮今剑背着背包的三日月。

   三日月弯下腰笑着跟乱打招呼:“今剑说要去逛街,想想正好无事就与今剑一起了,不会打扰你们吧?”

   不不不你不打扰我们但是一会儿我和今剑会打扰到你和鹤丸哥啊啊啊。

   今剑一脸心如死灰。乱也心如死灰。

   三日月:“?”

   不过不愧是可爱的女(♂)孩子乱,迅速切换到十二万分灿烂的笑容将两人迎了进来:“啊哈哈怎么会呢~你们等一下喔我想起来有个电话要打~”随即迅速钻进卫生间,“嘭”地关上门。

   可爱的孩子一看就没有任何事想瞒着三日月,真是自然极了。

   乱简直要谎称一团蚊香地拨号给鹤丸。

   “………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播…”

   今天也十分可爱的乱藤四郎:“……”真想以头抢地尔,啊。

 

   事实上此时还不知自己十分不妙的鹤丸——

   “喂,江雪啊,你记得帮我跟三师兄转达一下今晚的KG(国王游戏)带上我!………我的打戏已经练好了,昨晚不是给你看了么!………不不不你信我啊!………对对对就是那个黑道群啦!今晚露一手给你看哦…………好啦我到乱酱宿舍门口了,等我回去再说——”

   门铃响了。

   正在卫生间以头抢地的乱错失良机。

   今剑腿长劣势没赶得上。

   三日月拧开了门把手。

   “咔——”

   “下午好哟乱——”

   四目相对,鹤丸脑中轰地一声,突然想起出门前和莺丸的对话。

   “真的想开了?过去的事?”

   “是啊,活在当下嘛——过去的事又无可奈何。”

   “那如果遇到三日月呢?如果他还记得?”

   “…啊哈哈三日月是谁呢?啊原来是主上最喜欢的太刀啊,真是了不起呢…!”

   莺丸,不如,改叫,鸦丸,算了呢。

   鹤丸国永先生从未如此咬牙切齿地想揍人过。

※三日月和鹤丸的语C圈名征集_(:з」∠)_我实在是起名废,聊天给我或者底下评论都可以,拜托了

评论(9)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