椒为

头像by@BB子 水平不稳的文字苦手 拖延症重度患者_:(´□`」 ∠):_

【三日鹤】为何我的艺人如此多娇[中]

※算是好一阵没动笔之后复健期的作品,故事很单薄,写的并不好 谢谢你们能喜欢
※ooc有 bug有
  
  
 
  
鹤丸觉得自己和狮子王的友谊真的是一场奇妙的缘分。
   在开房事件不久就敢和另一位主角一起单独进餐的勇气也不是谁都有的。
   
   应约那天白天和狮子王聊的太high了,鹤丸直到晚上都还兴致冲冲。一边在跑步机上跑步一边哼哼唧唧的乱唱。
  三日月瞥他一眼:“怎么,和那家伙见面就这么开心?”
  鹤丸敏锐的察觉到危险逼近,赶紧笑嘻嘻的说:“哪能啊,这不是头一次面基比较新鲜嘛,当然没有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开心啦!”
  三日月勾了勾唇,鹤丸见他心情不错,刚想再说点什么,茶几上响起一串手机铃声。
  是三日月的手机。
  “抱歉抱歉,我接个电话。”三日月拾起手机,快步走出了健身房。
  鹤丸关掉了跑步机,看着三日月匆匆离去的背影慢慢停住了脚步,脸上的笑容收了回去。
  不对劲。
  鹤丸心中警铃大作。
  从前三日月打电话从来不避自己,也很少有人会在半夜打电话给他。
  鹤丸认真回想,这段时间三日月接电话的次数明显变多了,并且都不着痕迹的避开了自己。
  可是上次自己和狮子王被阴三日月也很吃醋的样子…
  那晚的画面一闪而过,鹤丸想起自己和狮子王聊天的时候,三日月似乎就在打电话,而且躲得很远。
  一个又一个可能在脑中滑过,最后停留在…难道是……出轨了…?
  不可能吧?鹤丸的心脏瞬间激烈跳动起来。
  是我不够好?四年之痒?家里逼婚?一直都只是为了照顾我装出来的?还是只是对方单方面追求?各种阴谋论在脑子里滚来滚去滚来滚去,鹤丸越想越气,一路从三日月搂着狐狸精说分手脑补到自己孤独终老在大雪中蹲在路旁要饭。
  ……当然,五条大概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的。
  总之,鹤丸完全沉浸在了幻想当中,以至于三日月打完电话推门进来时,毫无防备的被拖鞋迎面击中了。
  “混蛋三日月!”鹤丸怒气冲冲的光着脚走了。
  三日月摸了摸鼻子,迟疑了一下却没有像往常一样转身追上。
  之后几天,这种状况不断重演。鹤丸确定三日月一定有事瞒着他,可是不管怎么旁敲侧击,三日月都不透露半个字,而且态度也有些冷淡。
  鹤丸很苦恼,暗搓搓地用“我一个朋友”做幌子问了一圈人。
  妹妹:“哥!原来你真的交男朋友了!放心!我会帮你保密的!”
  狮子王:“三日月看起来不是那样的人啊?”
  烛台切:“什么!?三日月敢劈腿!?”
  贞酱:“鹤丸放心,我们去搞死那个小三!”
  大俱利什么也没说,直接举起了刀。
  鹤丸:“……都说了是我一个朋友了!!”
  
  
   此间暂且不提,可身边的工作人员也看出来鹤丸小少爷和三日月少爷闹别扭了。
  平常在车上唧唧喳喳说个不停的两人今天毫无互动,各自看着窗外。
  鹤丸装作专心致志的看风景,实则用余光盯着三日月的一举一动。然而三日月却毫无查觉一般,不向往常一样主动顾着他。
  小少爷长这么大头一次收到这种待遇,简直要气死了。他掏出手机,噼里啪啦的给大俱利发了条短信,几分钟后收到一个小程序,又发送到三日月手机上。
  三日月察觉到手机震动,解锁屏幕之后一个巨大的鬼脸挤在屏幕上,晃来晃去,十秒钟之后boom的一声炸开,一只Q版的丹顶鹤跳了两下,蹲踞在屏幕右下角不动了。
  三日月忍着笑转头去看鹤丸,鹤丸板着脸收回目光,装没看见。于是他放下手机,向鹤丸探过身去。
  鹤丸以为三日月要吻他,明明很期待却又不想表现出来,皱着眉心里天人交战,却不料三日月只是凑过来,调了车窗的高度,问道:“一会儿去试镜,剧本看了么?”
  鹤丸近来咖位挺高,演了几部电视剧收视率都不错,演技也颇受赞叹。三日月又给他背后使了点力,竟然搭上了影帝一期一振的船,和影帝一起拍一部同志文艺片《灰光》,导演是最近的新锐笑面青江。说是试镜,其实只是去走个过场罢了。
   “看了看了,台词也背了!”鹤丸扭头看着三日月,“比起这个,三日月,你没有什么要和我坦白的吗?”
  三日月的笑容僵了一下,然后摇头说:“没有哦,鹤怎么会这样想?”幅度很小,可是鹤丸看见了。他仔细端详这个陪了自己护了自己整整四年的男人,突然又觉得很陌生。
  快到片场了,车慢慢停了下来。三日月揉着他的头说:“鹤啊,果然还是个孩子呢,疑神疑鬼的,我不是在你身边吗?”
  鹤丸心里烦的要命,突然暴起大力推开三日月,下车摔车门一气呵成,“去你妈的,禽兽,跟个孩子也能上床。”
  一直到试完镜,鹤丸都还沉浸在情绪里。三日月竟然没有来接他。鹤丸带着帽子和墨镜坐在街心花园的花坛上,感觉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了。
  短短几天,为什么就变成这样了。?
  鹤丸开始认真的想,是不是自己反应过度了。三日月一向很忙,可能只是工作上的事而已,自己身为恋人,不仅不能帮忙分担,反而不停的闹脾气,难怪三日月也生气。
  他又回想到三日月的种种好,很失落,又很迷茫。自己似乎只是一味的依赖他,麻烦他,从来不曾替三日月考虑过。
  可是三日月又为什么会和自己在一起呢?堂堂大少爷卑躬屈膝的给自己当经济人?脑洞帝鹤丸又开始满脑子刷阴谋论,越想越低落,甚至恹恹的想:自己又喜欢三日月什么呢?因为他长得帅,对自己好?可这样的人也一抓一大把,为什么三日月是特别的呢?
  鹤丸想来想去,觉得自己似乎压根不爱三日月。自暴自弃的不想继续了。鹤丸掏出手机,想联系三日月分手,却看到江雪的消息,大概是又出去修禅了,直到今天才给鹤丸的“一个朋友”的故事回复。
  江雪:“一切恩爱会、无常难得久、生世多畏惧、命危于晨露,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鹤丸:“…??”
  鹤丸没看太懂,干脆把自己现在的烦恼一股脑跟江雪说了。
  过了一会儿,江雪回复了一大串信息。
  江雪:“那句话的意思是,我们的一切畏惧、一切忧愁、一切恐怖都是源于爱,因为爱是一种欲望。三日月脱离了你的掌控,你在害怕,因为你的控制欲没有得到满足。”
  江雪:“既然烦恼,说明你还是不想离开他的。你应该是爱他的,但是,我是不建议你现在就和他定下终生的,毕竟你还太小了。一时迷惑很正常。”
  鹤丸有些懂了,但又有点憋屈:为什么突然之间所有人都说自己还小。小孩子总是拼命想证明自己已经是个大人了,鹤丸自认为自己一直以来做的都不错,是个可以独当一面的男人,可突然之间却发现所有人都还在拿他当孩子护着,心里不太痛快。
  但是江雪的话虽不算醍醐灌顶,却也给这小少爷懵懵懂懂的世界敲开了一条缝。鹤丸想给三日月打电话,想和他好好的说说话,想跟他道歉,想跟他一起分担。
  然而刚解锁手机,就收到了三日月的一条语音留言。鹤丸点开听了,猛地瞪大眼,瞳孔剧烈收缩。
  三日月说:“对不起,鹤,我们分手吧。这四年我很快乐。我由衷的感谢你带给我的一切,但是我们终究不合适。从今往后由我的哥哥小狐丸来担任你的经济人,他是个十分敬业且出色的人,会带着你越来越好。祝你成功。再见。”
 
  三日月站在机场,看了看手机,那只Q版的小鹤还在右下角蹲着。他用手指摸了摸,小鹤不甩他,没有动静。
  “三日月少爷,到点了。”
  三日月叹了口气,关上手机:“走吧。”

评论(20)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