椒为

头像by@BB子 水平不稳的文字苦手 拖延症重度患者_:(´□`」 ∠):_

【三日鹤】Melt

※300fo点文,情人节特贡

※ @彼绫 太太的【学生paro 学校保健室 
惊险play】 @KOORI 太太的【吸血鬼鹤x杀人狂魔三明】  @沐雨秋茶 太太的【探险家三明x雪妖鹤】←魔性三合一

※肝的有些赶,ooc非常有,请见谅/\不懂的地方评论问我
【不知道有没有人听过初音未来的Melt,是融化的意思哦///】

  

   

 “啊…啊嗯…”

   被迫压在空无一人的学校保健室里,发出了甘美的呻吟。

 

————没错这次开口肉——

http://m.weibo.cn/5480993771/3942327988974243?sourceType=sms&from=1057195010&wm=44090_0003

   

    

   他把还沉浸在高潮余韵的鹤丸拉进怀里,整理鹤丸汗湿的额发,在太阳穴上亲了一口:“走吧,收拾收拾,回去上课?”

   鹤丸缓了一会儿,回过神来,一把推开他,瞪着好看的眼用一种不敢置信的口气说:“三日月,你有没有脑子的,你把我操成这样还要我去上课?!”

   三日月不置可否的耸耸肩:“嗯…可是你是吸血鬼不是么,再来几次也不会怎样。”

   “少来了,扮学生扮上瘾了?还拉着我去参加什么见鬼的话剧社。”

   “这么说起来,当初要扮学生的可是鹤君你哦?话剧社也是为了遮掩你身份暴露。现在这样对待救命恩人也真是令我寒心呢。”三日月轻笑着。

    鹤丸扭头,不欲与他多言。

    

   大半年前,鹤丸被在城市里游荡的吸血鬼袭击了,从此变成了黑暗的同类。

   带着人类的本性,即使在对血液极度渴望之时,也无法像昔日同胞下手。

   渴求。

   痛苦像带着倒刺的藤蔓,紧紧扎入肌肤,渗入血液。心脏鼓动的像要爆炸。

   鹤丸跌跌撞撞的闯进了一座废弃的仓库,紧接着便被浓郁的血的味道彻底逼疯。

   新鲜的,血液。

   三日月擦拭着刀身上残留的血液,饶有趣味的看着这个浑身脏兮兮的小东西没头没脑的扑过来,目标是被他踩在脚下的,七零八碎的尸体。

   “嘘,嘘——小东西,饿到饥不择食了么?”

   三日月用脚背抵住了一心要向血污上扑的鹤丸。用刀背挑起他的下巴。

   “哟,还是只小吸血鬼呢,哈哈,这下可稀奇了。”

   鹤丸不住的挣扎,瞳孔充血,面容狰狞,喉咙里发出“嘶——嘶”的低吼。三日月仍是风轻云淡的姿态,他拨开鹤丸乱七八糟的头发,用手抹去鹤丸脸上的灰渍,挑了挑眉:“看起来长的还行,我给你喂血,以后跟着我吧?”说着,将手臂亮出来,抵到鹤丸唇边。“来,喝吧,喝了就是我的了。”

   脑内一瞬清醒,鹤丸被眼前这浑身沐血的男人的威压所震慑,拼命摇头向后挣扎,“不…放开我!离我远点!走开!”

   挣扎间,尖尖的指甲从三日月脸颊挥过,划出一个口子。

   “啧”三日月摸了摸脸。“真麻烦,我又不是你们吸血鬼,在脸上留了伤可费事了。”

   接着,抽出刀背将鹤丸打晕,带了回去。

   就这样,鹤丸醒来时,被迫喝下了他人生中第一杯人血,来自床边那个长相惊艳的变态杀人魔。

   三日月仔细端详了鹤丸的脸,觉得胳膊上的绷带也不太亏。

   从此,三日月从将人肢解的七零八碎改为先放血再肢解。

   原来的家不能回,鹤丸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跟着三日月生活在了一起

    

   “所以我教过你,弱肉强食是自然法则,你应该庆幸遇到的是我。”

   麻木的看着三日月表情平静目光灼热的将陌生男人放了血又被摆成了诡异的姿势,鹤丸接过三日月递来的血液。

   “怎么这么少?”鹤丸皱眉。

   “为了惩罚你昨天趁我睡着将我的拖鞋黏在地上了。”

   “可是下午不是…”鹤丸欲言又止。

   三日月换下染血的外衣,走过来摸摸鹤丸的脸,与他接了个吻。“鹤,那只是男人正常的需求。如果想抵过,你应该主动来讨好我。”

   “谁要讨好你啊。”鹤丸冲他比了个中指。接过三日月的背包,两人一起走出小巷。

   身后的尸体,化为一堆粉末消散殆尽。

   “话说你杀了这么多人还真不怕被捉到啊?”

   “哈哈,当然,我也是有手段保命的。”

   “比如说扮演成纯情高中生?”

   “不,纯情高中生是不会在保健室胡来的。应该说是色情高中生吗?”

   “喂,说好不对同学下手哦。”

   三日月侧头看了看鹤丸,将他的手包在掌心。

   “只要同班那个女生不要再盯着你脸红,否则,我也是不介意对女人下手的。”

   “什么啊——真不绅士。”

   鹤丸用单手伸了个懒腰,两人晃晃悠悠的穿过街道。

     

    

   三日月身上有种独特的香味,不是血的香味。

   常常在三日月怀中栖息的鹤丸有所察觉。

   从一开始的抵触,恶心,绝望,到现在的毫不在意。说不清是吸血鬼的血统起了作用,还是感情的力量。

   所以才会,明明不停抱怨,却依旧心甘情愿。

   鹤丸觉得,三日月不会喜欢太过温顺的小猫咪。

   需要靠杀人来寻求刺激的人,即使时常是一副温柔模样,也不会真的如此平和。

   想要穿透他的平静。

   

    临睡前,三日月突然提起了话剧社的事情。

   “没记错的话,鹤这次是演雪妖来着吧?”

   “是啊是啊,你演那个神经到要命非要往山里闯的傻瓜探险家。”被打断了昏昏欲睡的状态,鹤丸没好气的翻了个身。

   “呵…雪妖很适合鹤,都这么白,也很美。”三日月很温柔的笑着,将鹤丸揽回怀里。“只是最后还是死掉了,被探险家融化了。”

   “因为学校是不会允许人鬼情未了的,尤其还是一男人一男鬼的特殊情况。”

   “哈哈,那鹤觉得我们特殊吗?”

   胸腔传来震动,鹤丸静静地靠在三日月怀里。

   “当然特殊呀,杀人狂魔和吸血鬼的结合,还不够惊世骇俗么。”

   三日月颔首表达了对结合这个有着心甘情愿意味的词语的满意,闭上眼睛,将鹤丸的头扣在胸口。

   “睡吧,小吸血鬼。在我怀里,被我融化吧。”

   

   孤勇的探险家一直在做一个梦,梦里有一个笑容在遥远的雪山上等待着他。

   为了这个笑容,探险家抛下了一切,只身来到了人迹罕至的雪山。

   在九死一生之后,他顶着风雪,走进了山顶唯一的一处山洞。

   山洞里平静而安逸,明明处处是晶莹剔透的冰雪,空气却不再散发寒冷的气息。

   探险家穿过长长的冰凌走廊。

   终于,在山洞的尽头,他寻到了要找的人。

   银白的长发拖弋至地,纤细的身躯裹着纯白无暇的白袍。

   他缓缓转过身来,那笑容像是穿过了漫长时间长河,茫然的旅人终于找到了归宿。

   雪妖微微一笑,道:

   “噗。”

   一众围观学生瞬间扶额。

   鹤丸止不住的大笑:“哈哈哈哈!!!!对不起——什么啊这剧情!!!!!我演的尴尬病都要犯了啊哈哈哈哈!!!!!”

   编剧女生哭笑不得的在台下大喊:“我明明要表现出的是一种宿命感!!宿命感!!!谁让你非要解读成玛丽苏啊!”

   和鹤丸对戏的三日月也笑的不行,从刚才起他就看到鹤丸憋笑憋到肩膀止不住的抖,没想到最后还是没止住。

   笑完之后,还是要继续排练。

   鹤丸没再出意外。

  

   日落西山,社员纷纷离开了,鹤丸在更衣室卸妆。

   “牙,伸出来了。”

   三日月送走最后一位学生,并再三保证自己会锁好活动室,在对方感激的眼光中关上了门,走进了更衣室。

   当然,并没有忘记反锁。

   “啊啊,今天太累了吧,简直要撑不住了,没想到演话剧这么累啊。”

   鹤丸一边抱怨着,一边脱下厚重的舞台服装,洗去妆容,露出本来的肌肤。

   刚要卸美瞳时,被三日月拦住了。

   被从身后抱住了。

————没错这次有两发——超链接是同一个————

http://m.weibo.cn/5480993771/3942327988974243?sourceType=sms&from=1057195010&wm=44090_0003

   腰好酸,好麻。

 
    除了呻吟好像再也无法思考其他的了。

   树影绰约。

   三日月的眼睛专注的像光辉。

   燃烧殆尽。

   “三日月…啊——三日月,抱我…啊…”

   情不自禁的渴望着他的怀抱。

   “呜…好喜欢你…啊…太喜欢你…呃…嗯…了…”

   我是不是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树影绰约。

   三日月的吻落在脸颊上。

   有什么在不停的向外溢出。

   从尾椎蔓延而上的,无法间断的,过于浓稠的快感。

   模糊的视线。

   “正是因为追寻太久了,所以才会惶恐,才会不敢置信。再孤勇的探险家也会有勇气消失殆尽的一天,多亏我没有放弃。”

   这是…话剧中探险家与雪妖最后的对话。

   三日月的声音清晰传进大脑。

   那么…下一句是…

   “…所幸你终于寻到了我,将我融化吧。”

   这样,就能离开雪山,永远的在一起了。

  

   

   鹤丸迷茫的摸了摸头发。

   短的。

   是…做梦?

   身旁传来了三日月的笑声。

   “鹤,还没有睡醒吗?抱歉抱歉,昨天没忍住,做过头了。”

   鹤丸回不过神来,“这是…我为什么…”

   在家?

   三日月一如既往的将他揽进怀里,温柔的抚摸他的头发。

   “昨天呀,听到鹤的告白,实在太高兴了,所以没忍住,直接把鹤给做昏过去了。”

   “什,什么!?”绯红瞬间从耳朵涨到脸颊。“你是在开玩笑吗?三日月!我怎么会跟你告白,别说笑了!”

   鹤丸心中更多的,是惊慌。

   [三日月应该不会喜欢太过温顺的小猫咪吧]这样的想法根深蒂固,此刻让鹤丸有了一种生怕会被遗弃的惊慌失措之感。

   “好了,不逗你了。只是昨天的氛围让我想起了以前的事罢了。”

   “以前的事?”

   “是啊,”三日月的眼神幽深了一瞬,移到鹤丸身上时,又带上了温暖的温度。“当然,鹤的告白我也收下了。”

   话题转的太快,鹤丸不知道先问哪个好。

   “再孤勇的探险家也会有勇气消失殆尽的一天,多亏我没有放弃。”三日月缓缓开口。

   “多亏有你,愿意为我融化呢。”

评论(30)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