椒为

头像by@BB子 水平不稳的文字苦手 拖延症重度患者_:(´□`」 ∠):_

【三日鹤】失声

※ooc有,bug超多
※时差两天,心情不同所以文风不一样[别打我]
 

 

   从某一天开始,鹤丸发现,自己获得了,可以获知别人真正的心理状态的能力。
   比如说一直笑意吟吟的朋友并不是这么开心,超市老板并不这么宽厚,同学也不是真心要聚在一起的。和气跟自己说笑的人事实上并不太看得上自己。
   真心难测。
   同时鹤丸发现,自己逐渐的听不到了。
 

   惊奇惊喜,惊喜惊奇,逐渐累计成麻木。
   有时近近的看上一眼,鹤丸便失去了交谈的兴趣,迫不及待的想要逃离。
   鹤丸渐渐变得沉默。
   寒暄时强打精神,大脑嗡嗡作响到想要爆炸。
   偶然间获知友人的担心。
   “只是有点感冒呀,耳鸣嘛,过几天就好了,别担心。”
   笑意融融。
   伪装出精神奕奕的模样。
   但是会感到些许的窃喜。
   依然有人真心相待。
 

   声音逐渐远去,像隔着厚厚的真空玻璃墙。
   睡前忘关窗户,夜风吹倒了花瓶,第二天扎破了脚。
   鹤丸开始感到茫然。
   光忠和俱利的说话声越来越小,耳朵里充满了杂音。
   心里想着,“不能让他们担心呀。”
   头一次为自己的奇特能力感到庆幸,可以附和着大家而存在。
 

   对着墙壁大吼,反馈回的只是小声嘟囔。
   鹤丸开始整日的缩在家中。
   “将来,我就再也听不到了吗?”
   手机屏幕亮起,有人来电。
   【对不起,现在不方便接听,请发短信。】
   【——你不是在家吗?发生了什么?】
   【手机坏了而已,不能通话,别担心】
   别担心。
   鹤丸用力握紧拳头。
 

   久违的出门,低着头闷走。
   身旁经过了…一个人。
   这个人…心里没有情绪。
   鹤丸怔住。
   大街小巷各色各样的情绪中,这个男人是空白。
   擦肩而过时,男人突然转身拦下鹤丸。
   笔尖在便笺上唰唰书写。
   【你能读出吗?】
   “…?”
   奇怪的男人。鹤丸想,不欲多言。
   男人再次拦下鹤丸,笑了起来。
   【抱歉,我叫三日月宗近。整条街都是空白,只有你是彩色的】
   鹤丸睁大了眼。
 

   三日月总是无法体会到别人的情绪
   简单的笑话亦或是别有指示的暗喻,他总是茫然的看着众人百般情态。
   我自己又在想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
   无法感知情绪的三日月,逐渐失去了开口的能力。
 

   【所以为了不让家人担心,就搬出来一个人住了。】
   “哇——可是,你总不能一直都不说话的啊?像我,长时间听不清,连说话都有些生疏了。”
   【勉强的话还是可以说的。你的声音很好听,没有问题。】
   “哈哈哈是嘛,只是我自己听起来会很怪,不习惯什么的。”
   鹤丸看着坝下的水流,耳边传来低微的声响。
   “鹤…丸。”
   两人并肩坐在坝上,脚下水波缓缓,映出碧空如洗。
 

   同病总是容易相怜。
   两人理所当然的成了要好的朋友,干脆搬到了一起住。
   整日以笔纸交流,鲜少有声音,两人也乐得自在。
   三日月有时会试着开口呼唤鹤丸,只是两人都没有成功。
 

   有天早晨醒来,鹤丸发现世界彻底寂静了。连扰人的嗡嗡声都没有了。
   看着三日月担忧的面庞,鹤丸心中奇异般的平静。
   “去庭院看花吧?”
   鹤丸试着在寂静中开口。
   天气很好。
   【树上有鸟在叫,很好听,像你说话一样。】
   【——哈哈,哪有这么夸张】
   【——只不过以后都听不到声音了呢,懊恼:(】
   【我会做你的耳朵】
   【永远】
   三日月的面容像与阳光融在一起。
   【——啊啊,可惜你还是空白呢。】
   此刻我的心中尽是懵懂的雀跃呢,只是你读不到罢了。
 

   在黑夜,在黎明中,静谧的度过无数时光。
   【鹤,我最近好像有一些奇怪的体会】
   鹤丸放下手中的菜,接过三日月手中的笔唰唰地写。
   【——什么体会?话说纠正了你这么久为什么你还是词不达意啊?】
   【^_^你能理解就好了。】
   接着,三日月俯身搂住了鹤丸,将他紧紧扣在怀中,丝毫不留缝隙。
   这姿势太过暧昧,鹤丸大窘,手忙脚乱的将他推出去,用眼神传达出[你干什么]的意思。
   三日月读懂了,在纸上写下【亲密无间☆】,笑着指给鹤丸看。
   接着,【看见鹤,就想要像刚才那样将你搂在怀里。将你搂在怀中后,心里有种很奇妙的波动】
   【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到“心情”的感觉呢】
   【偶尔像是能体会到,鹤的胸口,是五彩斑斓的】
  三日月微笑着再次将鹤丸拥入怀中。
   鹤丸将头埋在他颈侧,遮住泛红的脸。
   …胸口好热。
  
十一
   【——这么说起来,好久没有去远足了哦?】
   鹤丸整装待发地站在门口,看着三日月在屋里跑来跑去,将衣服翻的乱七八糟。
   无奈的叹了口气,鹤丸走过去,示意交给自己,让三日月到沙发上去做着。
   三日月聚精凝神的盯着鹤丸的一举一动,在鹤丸偶尔回头时将便笺举高,上面写着,
   【果然离了鹤不行呢,鹤真是太棒了】
   鹤丸无奈的摆摆手,走过来写下
   【——你不要夸我啦,真想不明白你从前是怎么生活的啊】
   【遇见鹤之后就放下心来了啊,鹤干脆做我妻子好了,我就可以一直过着有鹤的日子了】
   鹤丸看见这句话心里一阵悸动,看着三日月那依旧平静的面孔,暗骂自己竟然把一个没有情绪感知的家伙的话当真。接着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写到,
   【——笨——蛋,在说些什么胡话啊。再说了,每天如此操劳的可是我,怎样也是你做我妻子才对嘛】
   三日月毫不在意的写下,
【只要和鹤在一起,怎样都好】
   “バ——カ”
   鹤丸用口型对三日月说出这两个字,逃也似的离开了客厅。
   三日月有些默然的坐在原地,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最近有些奇怪的起伏,是从前从未体验到的。
   …是什么呢。
   他又触碰了自己的喉咙。
   这里最近有些麻麻的感觉。
   可能是上火了吧,他想。要找些良药。
  
十二
   远足的两人,因在路上玩的太过忘乎所以,没能在晚上抵达预定好的旅馆。
   【——所以我们今晚要野营了是吗?】
   鹤丸一想到野营激动到眼睛都亮晶晶的。他用手机啪嗒啪嗒地打字给三日月看。
   【目前看来…大概是了】
   商量一番后,帐篷支在了树林边上,仰头就能看到夜空。
   【——结果因为习惯两个人总是黏在一起,不自觉的就只带了一个帐篷呢。】
   【没关系啊,我们睡在一起不是很暖和吗。】
   三日月拍了拍身旁,鹤丸会意的坐过来。三日月用手臂将鹤丸从身后环住,为他披上另一端毯子,两人亲密无间的靠在一起。
   【——真稀奇,你也会照顾人了呢】
   【不自觉就学会啦】
   夜风吹来有些微凉意,三日月将鹤丸搂的更紧了些。是个好天气,正逢新月,弯钩一般的月亮散发出明亮而柔和的光晕。
   【——你看月亮,像不像你的眼睛?或者说,你眼睛里有月亮呢。】
   鹤丸自顾自的笑起来,扳过三日月的头仔细看他的眼睛。
   离得太近了。
   鹤丸后知后觉的发现。
   那双新月般美丽的眼睛里此刻满满盈的都是自己。
   眼神里,都是自己。
   呼出的热气在夜风里晕开,又藕断丝连的的交缠在一起。
   三日月的呼吸急促了。
   他用口型说:
   鹤,我想吻你。
   紧接着,未等到回应,便将唇印了上去。
   鹤丸睁大了眼睛。
   嘴唇上传来温热的触感。三日月没有再进一步,只是浅浅的吻住鹤丸。
   鹤丸突然觉得心中一酸,心想,这算什么啊。
   他搂住三日月的脖子,不容置疑的分开他的牙齿,将舌尖缓慢地探进去。三日月迟疑了一下,立刻反击回去。
   呼吸被夺去了,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两人都是新手,炽热的唇齿紧紧压迫,辗转厮磨寻找不到出口。
鹤丸因激烈的吻眼花缭乱,喘息间仿佛听见“嗒”的一声轻响,紧接着,一切都盛开了。他恍惚听见了风吹过的啸声,星星闪烁的响声,花叶落在地上轻微的簌声,以及天地旋转的声音。
   他还恍惚的看见,三日月的胸口晕出了光,虽然微弱,却努力跳动着。
   三日月的喘息将他整个罩住,使他情不自禁的发抖。三日月放过他,下意识的吐出一个字:
   “鹤…”
   两人都愣了。
   太久没有开口过的嗓音嘶哑难听,鹤丸却喜悦的眼眶发红。
   “你听见了吗?三日月?你听见了吗?”
   三日月紧紧抱着鹤丸的腰,将额头在他颈窝蹭着。
   “我听得见,我一直都听得见。”
   目光交织。
   有着三日月气息的温柔的吻从额头落下来,眼睛,鼻梁,最后落在嘴唇,化成温暖的一句叹息。
   “鹤,你是良药。”
 
十三
   从某一天开始,鹤丸发现,自己不太能获知别人真正的心理状态了。
   他趴在沙发上,握着遥控器百无聊赖的换台。
   “啊啊,真的读不到了也没意思呢,没有表里不一的惊吓感了。”
   鹤丸抱怨着,三日月端着凉茶走过来,鹤丸侧着头看他:
   “你呢?三日月,你怎样?”
   三日月仰仰下巴:“怎么说呢…很新奇呢。因为从来没有体验过,现在反而不习惯。以前只有鹤是彩色的,现在大家都带上颜色了,有种心痛感呢。”
   “哈…这是什么烂比喻啊。所以说纠正过你多少次了,词不达意的毛病要改。”鹤丸无奈。
   “没关系,反正鹤总是能听懂的。”三日月直接坐在地板上,用手去纠缠鹤丸的头发。
   鹤丸枕在胳膊上仰视他,故意说,“那你可就错啦,我才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呢,一直都不懂——”
   “没关系,我能读到鹤在想什么,我用鹤能听懂的方法来说就好了,”三日月若无其事的弯下腰,“鹤的心里在说好喜欢我,好爱我…”
   话语消失在交覆的唇间。

——————————————
※摸个脑洞,起因是前几天耳朵不舒服心情灰暗,于是有了个[听不到了]的脑洞,接着把它圆满了
※原本想be,这两天耳朵好多了于是he了[顶锅盖]
※接下来开始漫漫填坑路

评论(32)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