椒为

头像by@BB子 水平不稳的文字苦手 拖延症重度患者_:(´□`」 ∠):_

【三日鹤】做///爱时到底要不要关灯

※炖碗肉喂自己

※私设有,ooc有

※微博的文章变成了头条文章,吓得我没敢用,用了长微博生成器
※错字那个是输入法联想_(:з」∠)_手误啦

  

  

   

华灯初上。

暖黄色灯光交织缠绵。

衣衫半褪。

热度升高。

被褥凌乱。

两人。

正在谈判。

       

      

   三日月深吸口气,肌腹赤裸,灯下的身躯如同渡了层蜜,有力而情欲。

   可惜另一人此时不懂得欣赏。

   他压下心头翻滚的躁动,冲床头的人敞开手臂,做出拥抱的架势:“过来。”

   鹤丸将被褥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巴掌大的白脸,眼睛瞪得溜圆,胳膊钻出被子直直地指着床头灯:“我说——,关——灯——”

   三日月让那节嫩白胳膊晃得心神荡漾,只得起身将灯关了,随即饿狼一般扑向鹤丸。

   一室旖旎。

       

     

   翌日下午,小狐丸坐在咖啡厅,若有所思地看着三日月匆匆落座。

   “喏,”三日月把一个油纸包推过去,“油炸豆腐。”

   小狐丸的毛抖了抖,露出满意的笑容,“说罢,什么事?”

   三日月看看四周无人,便俯下身冲小狐丸招招手,小狐丸会意的把耳朵靠过来。“就是…鹤总不愿意……”

   如此这般那般,小狐丸恍然大悟:“噢——你的意思是鹤丸太保守,不愿意跟你玩花样。”

   三日月迟疑道,“唔…不仅是花样,哪怕是晚上开着灯他都不肯。”

   小狐丸严肃地想了一会,沉重的问他“总不会是…鹤丸厌烦你了?”

   “…怎么可能。”

    小狐丸想想也是,这俩人打小认识,郎有情郎有意偏偏装不知道,三日月苦守十几年这才得手仨月不到,理应正蜜意浓情着,怎么也没这可能性。

   “那难不成…”小狐丸大惊失色:“你技术太差?!”

   “………”

   三日月拎起油纸包就走。

   “唉——开玩笑的!”小狐丸慌忙把他拽回来,“顺便”地将油纸包藏到自己身后,绅士风度荡然无存。

    三日月一脸我付了工资你到底干不干活。

    小狐丸轻咳一声问他:“鹤丸是不是有什么身体缺陷啊?”

    “应当…没有吧,身体上没什么奇怪,体检报告也很健康啊?”三日月纳闷,认真回想鹤丸一丝不挂的身体,纤长的颈子,嫣红的乳头,白皙的皮肤,流畅的线条,柔韧的腰肢,笔直修长的腿,夹住他的腰发出难耐的轻吟…

    两人大眼瞪小眼。

    小狐丸递张纸给他:“擦擦,要流鼻血了。”

          

     

   三日月怅然望天:“就这方面的事,老是达不成一致。”

   小狐丸怅然望着吃不着的油炸豆腐:“你中途开灯看看他到底什么情况咯,确定情况才好想对策啊。”

   三日月:“就算他有什么缺陷什么难言之隐我都不在乎,只是万一他生气怎么办。”

   小狐丸以过来人的经验言简意赅道:“跪遥控器,然后往死里腻歪。”

   三日月觉得此话有理,于是丢下亲兄弟跑了。

       

       

      

     

   下班的时间到了,鹤丸习惯性的拿起手机看几眼。

   打开短信,最显眼的是被置顶的【他♡】,从刚买手机到现在的几千条短信一条不漏。鹤丸来回翻了翻,看着三日月的各种各样的情话抿嘴一笑,耳尖有点泛红。相册里也塞满了两人的合影,满眼望去尽是甜蜜。

   莺丸从背后拍了拍他的肩:“我先走了。”

   鹤丸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地关掉相册,锁屏却又亮了,是他和三日月在海边的合照,穿着情侣衬衫,三日月做出要亲他的样子。

   莺丸促狭一笑:“感情真好。”

   鹤丸讪笑道:“吓到我了…一般一般。”

     

       

   三日月在家门口等了半天才听见鹤丸轻快的脚步声。

   鹤丸见到他在门口站着纳闷道:“怎么在这站着?没带钥匙?怎么不给我打电话,站了多久了?”

   三日月摸了摸兜里的钥匙,笑着说“也没多久,怕耽误你上班。”

   “你啊,真是…唔——”三日月反手将门关上,静静地笑看着他,待他走到近前,猛地将他拽过来抱住,一转身将他压在墙上,俯身笼罩下一片阴影,不给他任何反应的机会,抵着他唇畔深吻进去。

   鹤丸让这他这突然袭击弄得措手不及,尚未来得及动作,便被他吻得忘了神,双手也随之环拥住三日月。

   室内多了些暧昧的轻喘声,三日月将他松开,微微侧身,让廊灯照在鹤丸脸上。鹤丸被他吻的失神,眼中水光潋滟,嘴唇也嫣红。见三日月如此直白盯着自己有些郝然:“怎么突然——亲、亲我。”

   三日月顺着他的话往下蹭,嘴唇在耳垂与脖颈间流连,手也不老实的探入衣服下摸个不停:“嗯,就是想亲、亲你。

   

   【以下:嘿嘿嘿】

   http://m.weibo.cn/5480993771/3934518383528986?sourceType=sms&from=1057195010&wm=44090_0003

      

   翌日清晨,三日月被从床上踹了下去。鹤丸将被褥裹得严严实实,胳膊钻出被子直直地指着门口:“三个月不准上床。”

   三日月含笑连带着被褥一齐将他抱在怀中,“那下次再做,不用关灯了吧?”

   “四个月。”

   

   

评论(49)

热度(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