椒为

头像by@BB子 水平不稳的文字苦手 拖延症重度患者_:(´□`」 ∠):_

【三日鹤】我在语C圈儿碰到一只三日月#04

※江雪的一世英名就砸在我这个起名废手上了

※三日月和鹤丸的圈名感谢小伙伴@_(:_」∠)_Kiyoi懒癌晚期,手机客户端不会艾特orz

 

四人在无法言说的气氛中走进商场,乱和今剑以一种恨不能死在试衣间的架势穿梭于各个商铺。两人都有信用卡,倒也用不到两个成年人,只能留下三日月和鹤丸两人面面相觑。

   三日月有种奇妙的感觉,此时正站在自己身旁的这个人,鹤丸国永。明明几刻钟之前才得知对方的名字,却有种恍惚的熟悉感。

   之前一直萦绕在自己脑海中的身影在今天似乎找到了源头。这种感觉让三日月觉得十分踏实,却不知为何,只得将鹤丸国永四个字在心中来回念读。

   相比之下鹤丸已经平静了下来——自从几刻钟之前得知三日月并不记得他,一直心怀侥幸的事实突然得到了验证。猝不及防之下“啊,果然如此”的释然竟然短暂的压过了悲伤。

   但是,还是有的。

   “这是个全新的三日月了,从后从前,他的一切都与我无关了。”鹤丸有些伤心的想。只是面上什么都不显。

   之前他偷偷打量三日月,面容气质都没有什么变化,只是从前在本丸时的缱绻如今变得十分精神。衬衫和长裤也显得整个人更加修长挺拔。

   三日月以为这个头次见面问不出哪个班的学弟是太腼腆了,又以为是因为自己突然加入惹的他不高兴,便想着法子找话题和鹤丸说话。

   殊不知鹤丸也苦不堪言,毕竟躲了别人三年的公开课这种事压根拿不出手。

   “今剑他们似乎还得一会儿,不如我们先去休息区坐一会儿?”鹤丸实在不想再站着说话,于是积极提议。三日月自然是答应的。

   鹤丸捡了个靠墙的位置,三日月在他身旁坐下。无话可讲的现状下两人十分默契的同时掏出手机,都是年轻人[?]倒也没有礼不礼貌的感觉。

   江雪的师门群正活跃着,鹤丸点进去看到大师兄的CP新开了个古代刀剑拟人群,大师兄正不遗余力地帮媳妇儿拉皮条,啊不,宣传新群。连江雪都被说服了。他们正鼓吹鹤丸一起去,人形的自己来拟人自己,鹤丸看了群宣觉得有趣极了。

   他跑去私戳江雪。

[驚いたか?]江雪江雪

[驚いたか?]那个群

[驚いたか?]我们来换一下吧w

[江舟||雪夜宗华°]?

[驚いたか?]我来C江雪左文字

[驚いたか?]鹤丸国永就勉为其难地让你来吧!

[江舟||雪夜宗华°]…

[江舟||雪夜宗华°]不要。

[驚いたか?]噫!?来试试嘛!来个与自己反差的角色不觉得有趣么!

[江舟||雪夜宗华°]…我可不想以后圈里人提起左文字三兄弟时都说大哥是猴子派来的。

  

   江雪难得幽默一回,伤害力挺大。凭江雪和他几个徒弟的名气,这个担忧倒是成立的。

   鹤丸笑的不行,发了一排doge过去。

   “怎么了?笑成这样?”坐在鹤丸身边的三日月颇为摸不着头脑。

   “啊…没什么,看到了个笑话。”鹤丸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笑出了声。

   三日月条件反射性地朝鹤丸的屏幕上瞥了一眼,然后……发现了一些很眼熟的发言方式。

   三日月认真的思量了一下。

   “那个…鹤丸是在玩语C么?”

   “啊,是啊……嗯??!?”随口就答应了的鹤丸随后才反应过来哪里不对。

   他颤抖着将三日月刚刚的话颠三倒四的回想了几遍,确定三日月说出了语C这个词。

   “那…那个,三日月…学长,也玩…语C?”

   三日月笑了起来:“是啊,没想到学园里还能碰到同好呢,要扩列么?”

   鹤丸觉得老天在捉弄自己,几周前他还下定决心远离三日月现在就被送到三日月跟前来。实在找不出理由,他只得与三日月交换了企鹅号码。

   “…月渊?”竟然还是个圈里大神,鹤丸觉得自己自从接触语C后就不太好。

   “是啊,你呢?”

   “鹤旌,旌旗的旌。”鹤丸觉得有点羞耻。

   三日月闻言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江舟的小徒弟?”

   听到江雪的名字鹤丸陡然一惊,瞬间脑补出各种阴谋论:“你认识江…我师傅?”

   三日月低头输备注:“认识谈不上,不过毕竟都在圈里,偶尔碰的上。”

   听这意思三日月应该不知道江舟就是江雪,脑洞刚才开的太大的鹤丸松了口气。

   过了这茬,两人依旧默默无语玩儿手机。鹤丸一边跟师兄师姐们乱侃着答应晚上进新群一边琢磨着凭自己这什么名气都没有的萌新三日月应该也记不住,大不了过段时间开个屏蔽就行了。

   而三日月其实很想跟鹤丸多亲近一些,说不上为什么,他就是觉得鹤丸的一切都令人熟悉,但现在的情形又十分陌生,让三日月感到排斥。可鹤丸又好像总在躲着他,让他空有力气无处使。

 

  傍晚之前乱和今剑终于尽兴了,拎着大包小包来找三日月和鹤丸。四个人又大包小包的回到学园。四人在宿舍前依依不舍[只有两个小孩子而已]地分了别。

    三日月回到宿舍,小狐丸正抱着笔电噼里啪啦地打游戏,三日月看了一会儿觉得乏味,便趁小狐丸刚通完一关时开口与他说话:“你猜我今天遇到了谁?”

   “谁啊?”小狐丸头也不抬,头发乱晃。

   “一个学弟,以前没见过,叫鹤丸国永。不知道为什么,总有种熟悉感。”

   小狐丸的游戏里突兀传出“Game Over”的提示音。小狐丸惊愕地看着三日月:“你说…碰到了谁?”

   “…鹤丸国永啊。”三日月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怎么了么?”

   “……”小狐丸紧皱着眉沉默了一会,开口道:“有些过去的事,但是,你真的不记得他了?”

   “他?是说鹤丸?我们过去认识的吗?”

   “是啊…”小狐丸长出口气,将头发抓的更乱:“但是你知道这个没好处,还是别问了。”

   “……”三日月简直想揍人,这跟明摆着的“我知道你俩有事你快来问我我就不告诉你”有什么区别?

   “你说吧,是…在本丸时候发生的事?”

   事实上,三日月与其他刀剑不同。他没有在本丸时的记忆。他一醒来就是在现世,对本丸的认识全来自于其他刀男的形容和想象。但每每更细一点,所有人就都会噤声。让他烦躁不已却也无可奈何。

   而今天小狐丸的话无疑向他提供了信息——曾经的本丸,是有他的存在的。

   在三日月一再逼问之下小狐丸干脆扔了笔电拿被子捂了个严实,一副拒绝合作的姿态。三日月只得作罢。

   可疑问却在三日月心中长成了草原。

评论(11)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