椒为

头像by@BB子 水平不稳的文字苦手 拖延症重度患者_:(´□`」 ∠):_

【三日鹤】我在语C圈儿碰到一只三日月#02

※下一章三日月一定登场!这章让他小小的刷了下存在感

※默认太刀和大太刀的课程为大学模式

※普通学生混杂刀男设定

 

  圈里大神江舟新收了个小徒弟,贴吧微博空间论坛app纷纷奔走相告。更令人诧异的是这小徒弟竟然是个真-小白,一众江舟迷妹迷弟哭天喊地企盼江舟大大能犯个青光眼什么的瞄一眼不是小白的自己。

    “一下子冒出来一窝师兄师姐还真是让我惊讶呢!咳好吧也并没有一窝,但我排老七,大家都好和蔼的跟我打招呼,像进入了新世界一样,虽说突然要管江雪喊师傅即使在网上也感觉怪怪的。哎我说真的啊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想到江雪他…”

    “所以说”大俱利伽罗面无表情地打断他:“你诉苦的初衷和重点呢?”

    鹤丸霸占了大俱利的床,此刻正伸直了两条长腿坐在上面把大俱利的被子揉的一团乱。大俱利又霸占了烛台切的床一脸“我不想听你说”躺的四仰八叉。烛台切嫌弃长谷部的床只好搬了椅子坐在鹤丸身旁。

   一大清早,鹤丸就用半死不活的神情逼退了长谷部,成功入侵他和烛台切大俱利几人的宿舍,神色萎靡地倒苦水。现在则神采飞扬地往嘴里塞着烛台切洗好的水果,口中含糊不清道:“嘛…总之,我以恒心和呃唔,人格,啊不,刀格魅力,打动了江雪,让他教我。人生总是需要波澜的,详细内容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

    烛台切笑着揉了揉鹤丸的头,把一头细软的白发抓的乱七八糟。

   与此同时的江雪和宗三
   江雪(面无表情):我认命了。
  宗三:……

   再与此同时的宿舍值日生一期
   “咦?鹤丸殿床下这是什么,捏瘪了的染发剂…?”

   据受害人(?)回忆,昨晚的经过是这样的——

   [小声]“你…你怎么被踢了?”
   [小声]“我…也…不…知…道…啊”
   [小声]“我不是教过你了?”
   [小声]“我也是按照你教的来的啊!不过话说为什么进群还要填一份像同性交友一样的问卷啊?”

   “???????”

   江雪把自己的手机放到一边:“什么问卷?给我看看。”

   鹤丸从记事本里翻出来指给江雪看

食物名称:三色丸子

外貌[你是软妹子捏还是萌汉子捏]:一串团子样

性格:随和,讨厌无聊

爱好:惊吓

备注:无

   江雪:…………

   夭寿啦为什么皮表要在外貌后面加一句这么莫名其妙的话啊!!!!??????

   江雪脑内像刷弹幕一样循环刷着这句话。

   千算万算他没算到鹤丸不会填人设!

   对着鹤丸无辜的眼神他只好又找出自己的一份人设做例子小声给鹤丸讲解了一遍。

   鹤丸目光炯炯盯着屏幕上姓名[江舟]二字。

   江雪心中咯噔一声尽量保持着唐僧脸问他:“你在看什么,有在听我说吗?”

   “有有有有有!”鹤丸猛地攥住他的手:“你竟然是江舟!!!我在贴吧看到好多写给你的告白贴!当我师傅吧江雪!我一定跟着你好好学!!!”

   江雪欲挣扎:“不……”

   鹤丸从兜里掏出染发剂在他面前晃了晃,然后用力一捏,铝皮罐发出咔嚓一声响。

   江雪:“该骂你的时候我不会客气的。”

   鹤丸冲他飞了个飞吻心满意足的回去睡觉了。

  

   一切又归于平静。嗯,忽略莺丸的电话粥的话。

   总之,学生们还是要去上课的。

  

   四花和烛台切大俱利长谷部三人同班,一期是班长。然而这天上课前辅导员把一期叫走了,回来后一期的神情就有些不对劲。

   下课后教室一片喧嚷,待老师刚走一期就走上讲台:“同学们请稍等一下,嗯…下节课有上一届学生代表的…”

   他向鹤丸望了一眼,鹤丸将头埋在臂弯整个人僵硬的趴在课桌上并不看他。

   一期只得继续说:“有学生代表三日月宗近的实验公开课,辅导员通知全班参加。”三日月宗近是全校闻名的风云人物,成绩优秀品行兼优,还担负着学园颜值担当的任务。从同学到学园长没有一人不喜欢他。全班一片欢呼。

   一期回到座位上鹤丸已经旁若无事的收拾好书本,走到他身旁低声说:“一期,这次…我也不去了。”

 

   接触新事物累积的快乐像泡沫一样轰然而散。鹤丸觉得脑袋发麻,无意识地掐了掐手掌,一片冰冷。

   原来‘认为’是如此简单又脆弱。“想要传达,想要鼓起勇气”,决定的干脆,听到那人的名字又被即刻打碎了。

   鹤丸在心底有些苦涩地想。

 

   一期有些心疼他,说好。

   鹤丸揉揉脸拢了拢手中的书,又是一副无忧无虑的模样冲他笑:“那我回宿舍了,记得晚上给我带晚饭,别背着我去吃大餐啊!”

  

   别的学生都陆陆续续从教室里出去了,剩下几位知道内情的刀男站在原地没有动,或隐晦或直白的望着鹤丸。

   鹤丸也没有动,班里突然陷入沉寂。

 

   一期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道:“为什么…不,没什么不亲自去确认呢?一直都是鹤丸殿自己所认定的不是吗?”

 

   是啊,为什么呢?为什么不去确认呢?

   鹤丸垂着眼睫没有说话。

   “即使是…但‘要从最基础的一步步来’鹤丸殿不是也说过这话吗?即使是从头来也……”

   不,万一真的“重头来过”了呢?

   “我不敢。”鹤丸低微却清晰的打断了一期的话。

   “……为什…”

   “我不敢了。”鹤丸抬起头来,僵直地扯动嘴角

——那甚至没法称为笑

上午为止还意气风发的神情像被冻结一般一丝不剩。

“我变成胆小鬼了”

所以语C也好那人也好,即使有想要传达的意义,却再也没有自己迈步的勇气了。

“我已经变成…胆小鬼了…”

所以才一直蒙蔽双眼将错就错。

                                                                             TBC

※依旧是私设非常多的一章_(:з」∠)_总觉得越来越OOC[哭瞎

※下章本丸时期的“内情”揭秘/

※绝对HE!!制作糖也是要有原料的嘛!

评论(9)

热度(89)